一只疟原虫的自白书
青岛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      2024-05-23      信息来源:青岛疾控中心
分享到: 微信朋友圈 新浪微博 保护色:
字体:

我是一只来自非洲大草原的恶性疟疟原虫Pf,虽然我叫“虫”,但并不是大家所说的那种肉眼可见的昆虫,而是一种生物链最底端单细胞、寄生原生动物。如果不是一种疾病-疟疾(Malaria),大家可能还不可能认识我呢!是的,我是一种寄生虫,而且还喜欢寄生在人体血液系统中,生长繁殖时引起宿主发病,如未能及时诊治,会进一步恶化甚至死亡

因为听说中国2021年宣布消除了疟疾,心里有些不服气。我们可是全球关注的重点公共卫生问题之一,全世界都怕我呢!我和兄弟们的势力已遍及非洲、东南亚、东地中海、美洲地区等地区,其中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东南亚地区高度繁荣,泰国、印度尼西亚、越南、缅甸、巴西等国家也是我们的活动范围。只要温度湿度合适,保障我们的空中运输大队-按蚊自由活动,我们就会繁衍不息,导致疟疾暴发或流行。

我的家族历经千百万年,繁衍成很大的一个家族,兄弟种族大概有130余个,均是寄生专家,分别寄生在灵长目动物、啮齿类动物、蜥形纲动物等很多物种;能够寄生在人身体中引起疟疾的,包括我在内分别是:恶性疟原虫Pf、间日疟原虫Pv、三日疟原虫Pm、卵形疟原虫Po,还有最近才被发现的诺氏疟原虫Pk。中国早在2000-3000多年前春秋战国时期就有我们家族活动的相关记载了,因发作时患者会感觉发冷、发热、寒战,俗称“打摆子”,古代称为“瘴气”。从新中国建国以来我们家族也有过“辉煌”时期,有过3000万病例的战绩,但是自1983年首次提出了疟疾消除的概念和目标后,我们家族就节节败退,尤其是2003年开始,中国加强了培训、人员配备、实验室设备、药品和蚊虫控制,直到2020年,我再也没收到中国兄弟的信息

现在想完成“复仇”,我和兄弟种族们还得考虑这些事:

一、千万要伪装成感冒等其他疾病,避免被消灭。疟疾发病症状:一般被叮咬后约10到20天发病,发病前往往会有疲乏、不适、厌食、呕吐等症状。发病时期经历发冷期、发热期、出汗期和间歇期四个阶段。

二、我们的空中运输大队-按蚊种群能够壮大。可是中国的疟疾防治工作者们时时刻刻监测种群密度,全国人民进行爱国卫生运动,除蚊灭蚊,啊,这怎么破?

三、跨境流动人群是我们的重点“希望”。

然而机场、口岸的广播里传来:防止疟疾输入再传播公益广告:

出国前:了解目的地国家地区疟疾流行情况,到当地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或定点医疗机构咨询建议,做好防疟用品准备。

在疟疾流行国家地区:使用驱蚊剂、睡觉使用蚊帐,避免在蚊子活动频繁的时段出行。疟疾是一种可治愈的传染病,抗疟药物有奎宁、氯喹、伯氨喹、青蒿琥酯等,具体治疗到当地正规医疗机构并遵医嘱,切忌私自乱用药,以免干扰诊断和错过最佳治疗时机。

赴国外疟疾流行区或中缅边境地区旅行后回国入境时:如有发热、腹泻等症状,应如实向海关申报健康状况及疟疾流行区旅居史,配合做好传染病排查工作。

回国入境后:

短期赴疟疾流行地区或国家旅居的回国人员入境后1个月内出现发热、腹泻等症状时,应及时到正规医疗机构就诊,并告知医生疟疾流行地区或国家旅居史,以便早发现、早诊断和早治疗。

非短期赴疟疾流行地区或国家旅居的回国人员,入境后建议及时到医疗机构进行疟原虫检测。入境后2年内出现发热症状时,应及时到医疗机构就诊,并告知医生疟疾流行地区或国家旅居史。